阿德莱德农家快崩溃,两岸猿声啼不住

2019-12-22 13:28栏目:联系我们
TAG:

图片 1

原标题:三峡再现“两岸猿声啼不住”

果真是“翻了天了”,这群猴子少说有几十只,不同的姿势,不同的表情,还有不同的吃相——12月20日傍晚,杭州临安湍口镇洪岭村来了一群猴子,他们下山跃田,左右奔窜,目的只有一个:找吃的,或者番薯,或者萝卜。

  代光群的工作是送饭,给峡谷森林里的几千只野猴子送饭。

住附近的村民内心有点奔溃:猴哥们,你们确定是大王让你们来组团巡山的吗?

  他一周送一次,坐船去。盛夏,小三峡碧波清幽,船轻轻靠岸,代光群扛着装满猴粮的麻袋,一大步跨到岸边的岩石上。他把麻袋一把倒过来,金黄的玉米粒就在岩石上跳动、铺开。一长两短三声哨响后,一只只野猕猴从山上森林里连蹦带跳跑下来,开饭了。

1

  猴子们吃的是当地政府“买单”的玉米。小三峡所在地重庆市巫山县每年花费近百万元,为长江支流大宁河小三峡两岸的国家二级保护动物野生猕猴补给食物。作为投食员,代光群每周在4个猴粮投放点投送一千斤玉米粒。

田里出现大群野猴,

  “不打猴子就不错了,怎么还有给猴子送粮的道理?”10多年前第一次让他送猴粮时,他也想不通。55岁的代光群从小就生活在巫山长江边,他和许多当地百姓一样,过去迫于生计,曾大面积毁林种地、砍树烧柴,两岸森林破坏严重,猴群栖息地变小,野猴数量在2000年左右锐减到不足百只。

萝卜青菜变猴粮

  野猴的消失给当地旅游带来不小打击。不少乘船游览小三峡的游客问在景区做保洁的代光群:“猴子呢,怎么一只都看不到?”代光群不知道怎么答。他发现猴子少了,来景区坐船的游客也跟着少了,他捡来卖钱的空矿泉水瓶也少了。“这么好的山和水,我们不能自己砸饭碗。”在景区和当地政府的支持下,代光群和当地百姓开始守护小三峡得天独厚的猕猴景致,保护祖祖辈辈留下的绿水青山。

这样一群猴子,有的蹲着有的坐着,有的弯身有的直腰,他们不停刨土,不停往嘴里塞东西吃。

  首先就是减少人类活动的干扰,让野生猴群繁衍壮大。当地政府将居住在不通路峡谷两岸的老百姓逐步搬迁,拆除猴群集中活动区域的码头,大规模植树造林,严禁人类上岸和砍树,只有代光群和他的同事在送猴粮时可以靠岸上山。人退猴进,两岸森林重新还给了猴群。

猴群所在的是一座大山山脚的番薯地,满眼望去,除了地里刨开的坑就是窜来窜去的猴。

  猴群栖息地扩大了,山上的果子不够吃,野猴总去掰老百姓地里的玉米。为了人与猴和谐相处,政府一方面投放猴粮,猴子吃饱了就不去“祸害”玉米地;另一方面,给当地100多户老百姓发放煤炭补贴,老百姓也不再砍树烧柴。

猴子不知道“粒粒皆辛苦”——咕吇咕吇只咬几口番薯就随手丢弃,然后去刨另一个番薯。

  互不侵扰的协议达成了。老百姓地里的野猴“小毛贼”,堂而皇之地坐到猴粮投放点“餐桌”前,享用每周一次的大餐。老百姓也得到了实惠,不仅保住了玉米,还开起了农家乐,带游客看猴子。

开始是十几只,然后又来几只,最后,这个偷吃的猴群“状大”到了四五十只。

  代光群和猴子也成了好朋友。他说,玉米是这些“家伙”最喜欢的主食,吃一顿能顶两天饿。平常听到人声就会钻进树林躲起来的野猴和他很亲近,只要他一吹哨,山上的猴子就跑下来。“这些‘家伙’认我。有些人学我的哨声,想逗猴子下山,猴子能听出差别,不上当。”代光群骄傲地说,现在这一带的八个猴王,都听他的哨令。

大小猴子正在左呼右唤吃东西的时候,附近山村的刘国生正干完活赶在回家的路上。

  小三峡森林越来越茂密,野生猕猴也越来越多。长江三峡风景名胜区巫山管理局副局长陶举斌说,多年保护见到了成效,猕猴重新成为小三峡的旅游名片,估算小三峡一带野生猕猴数量已达到3000多只,是长江上游最大的野生猴群之一。

“我一眼看去,那么多猴,比开会还集中。”刘国生是洪岭村二联自然村的报账员,看到那一幕真的惊呆了,他一边拍视频一边惊讶,“怎么一下子来了这么多猴?”

  一千多年前,“诗仙”李白乘船过三峡,写下脍炙人口的诗句: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如今,诗句中的场景在长江三峡库区巫山小三峡再现,猴子们回来了。

二联自然村比较偏僻,海拔约六七百米。这个村里的大部分村民都见到过野生猕猴,或者林间或者草地,刘国生也不例外。

“但是一次性见到这么多的,我还没遇到过。”刘国生很激动,手都有点发抖。但他不敢说话,生怕惊扰了这些大快朵颐的猴。“那块番薯地似乎是他们自个儿的园子。”他说,他站在路边拍摄,路面往外就是一条小溪,小溪的那一边就是番薯地。

一边是人,对面是猴。我知道你的存在,你却根本无视我。刘国生的情绪有些复杂,前后看了有十分钟。天冷,他离开了。

2

猴子性野,

到处是“厨房”

二联村出现猴群的消息,很快就通过微信群传到了山外。看到视频的人觉得好奇好玩,随手转发——不消几个小时,这一群猴子就成了临安湍口镇的“网红”。

有一句俗话叫“少见多怪”,但看到这段视频,即使是本地村民也很惊讶。

二联村村民老余告诉记者,最近几年,他时常能在村子周边看到猴子,一般也就一两只,偶尔见到七八只聚群的。“一般都是山上,比如竹林里、山核桃林,不太下到山脚,更不太去村民的田地里。”他说,一年四季都能看到野猴,不奇怪,春天吃竹笋,秋天吃山核桃。猴子也很聪明,往往有一些上树摇,有一些在林下捡。“那山核桃不是很硬嘛,也很涩,它们更加喜欢笋。”老余扯着大嗓门一再强调,他还看到过猴哥们在竹林打架,尘土飞扬的,“吱吱”地一声比一声紧。

湍口镇迎丰村村民杨师傅因为工种的关系常在各个村子之间跑,他也经常在洪岭村一带遇到猴。“今年10月下旬,我去洪岭章家自然村干活,大概早上六七点的样子,少说说二十只猴子。”他说,猴子成群结队攀爬摇动,然后分别下树捡果。“一种野果子,我们本地叫‘金栗子’。”他觉得,猴子就是哪里有吃的就往哪里去,不像人需要一个专门的厨房。

别说厨房了,野猴还真的会“静悄悄”进村。“惨遭不测”的总是厨房,油盐米醋少不得被打翻一地。

有不少村民向钱江晚报记者证实,洪岭村一带的野生猕猴很多,也常见,只是很难得一下子来这么一大群。“四五十只猴子同时出现觅食的情况非常少见。”

3

“猴哥巡山”的这个村植被环境好

洪岭村隶属于临安湍口镇,是一个以丘陵为主的山村。这里的植被环境好,自然资源丰富,同时也是猕猴保护区。

“小时候,野猴很多,人猴同在的场景时时出现,后来少了,一年都难得看到。”洪岭村多位村民说,可能是因为山上的柴草被砍得太多,猴子迁往了更远的山里。一直到最近十来年,猴子们又陆陆续续“回来”了。

“冬天了嘛,山上吃的东西少,他们就到村边来找吃的。”刘国生说,到了冬天,树叶落光,吃的更少。“平时,猴子们还是很警惕,我们一靠近,就跑。”

老余却觉得,除了找吃的,还有另一个重要原因是天冷。“洪岭村的地势本来就高,山顶上更冷,猴子们下到平地下到溪边,相对暖和些。那个,不是有那个电视的吗,说猴子冬天会找温水泡澡。”

老余最后说,其实,到底什么原因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些猴子来了,而且还是“全家出动”,甚至是“全村出动”。它们的族群越大越能说明我们生活的环境好,这是一件让人开心的事情。

只是,猴哥们吃相实在太难看啦,不信?你回头再点一点文中刚开始出现的这段视频。

版权声明:本文由2138acom太阳集团发布于联系我们,转载请注明出处:阿德莱德农家快崩溃,两岸猿声啼不住